何时眠

汪呜

原本想画梅兰竹菊,画一半就突然0图力了,有时间再接上。(咕咕意味)

随便吧,是自设。

说像猴子的给我叉出去。

赠与楚留香里的师父。


不全古风,瞎写。






1.


        崔春妙第一次见到他师父的时候,他还是个初入少林寺的愣头青,替少林寺前辈跑腿跑得不亦乐乎,远远地在严州城里的街上见过一回。


       一个衣着武当弟子服的青年赫然撞进了他的眼,目光缓缓下移,他才瞧见地上趴着几个唉声叫唤的华山弟子。


        华山与武当之间的那些事早为外人津津乐道了,此景也并不稀罕,听旁的一道瞧热闹的人说,是寻衅不成反挨揍的。


        崔春妙眼里情不自禁的就带了些仰慕的情愫,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为那般的大侠。只是现在跑腿之事不宜耽搁过久,反正热闹也见了,他正准备转身离去。


        那武当弟子五官端正,神情清冷,眉宇间似有化不去的寒雪,一身武当弟子服也是端得清雅端庄。却只见他负手似要离去,徐徐展开一扇,其中白底黑墨的五字大方灵动,崔春妙只扫一眼便如遭雷劈般怔住了。


        “纯情男老师”。




        圆净摸着他那颗光亮的小脑袋,压低声同旁边的小和尚耳语:“怎的崔师兄前些天出去一趟回来,这几日都一副失了魂的模样。”


        小和尚也郑重其事道:“宁宁师姐说,崔师兄多半是被姑娘拒绝啦。”


        “姑娘啊……”圆净想起宁宁师姐便一哆嗦,搓着手替崔春妙难过道,“那崔师兄可真可怜,希望他能振作起来吧。”




2.


        崔春妙已然完成了方丈给他布置的课业,到了出去四方游历闯荡的时候,崔春妙忽然懈怠了起来。


        原本只需按部就班地完成每日的课业便可,虽然忙碌疲累倒也充实,现在却任由自己安排,茫茫逛了几日却不知该做些什么好。


        于是他决心去主城求一师父。


        圆净和一些小和尚主动请缨要助崔春妙达成心愿,便起了个大早在主城街边摆好了摊,歪歪扭扭写上了“少林崔春妙,诚心寻一师。”


        走时不知是哪个小和尚起了顽心,在崔春妙脑袋顶插了根草标。崔春妙也不甚在意,单手支着脑袋看眼前人来人往。


        许久未有人至摊前,崔春妙等得起了瞌睡,半梦半醒间忽然感到一片阴影笼罩,他掀起沉重的眼皮向上略略看了一眼,忽然他一怔睡意尽消,低头揉了揉眼睛,又猛的抬头瞧去。


        来者一身妥帖的武当弟子服,熟悉的折扇题字。


        脑袋上的草标被取了下来,那名武当的青年挑了挑眉,薄唇启合说了什么,他便恍恍惚惚、懵懵懂懂、冷冷暖暖地跟着人走了,然后他听见自己小声且略有些腼腆地喊了声:“……师父。”


        缘份,真是奇妙。




3.


       崔春妙发现自己是师门里的唯一一个男弟子,也是最小的一个。


       这令他更加努力,况且师父也靠谱,寻各处秘境历练。只是对师父高冷伟岸形象的认知碎裂之后,他每每面对师父时总是不免有些复杂,但尊敬也未减半分。




        崔春妙有一义姐,是云梦弟子,温婉表面下隐藏着一颗毒舌的心。


         一日,他义姐晚上来寻崔春妙,还携了一坛子酒。酒过三巡后,二人都不胜酒力,大着舌头叹起近日的生活来。


        “为什么我还没找到小姐姐呢。”义姐不住地喃喃,“我一条狗,独自旅行,走走停停……”


        “为什么我还没有情缘呢。”崔春妙也哀叹道,“这年头和尚就不讨人喜欢吗,可我还没剃度呀……”


        “还说你呢!我一个奶妈不也……”


        这话题越说越苦,两人便抱作一团呜呜哭嚎。




4.


        后来崔春妙才知道,那天晚上他师父恰巧路过瞧见了,说是为骗他一顿饭,师父便给他张罗起介绍对象的事。


        可惜崔春妙单身并不是无迹可寻的,大抵多半是为他那颗木头脑袋所致罢。


        他相信缘分,急不来的。




5.


        崔春妙某日忽然兴起,想给自己做把折扇,写废了几张纸后去求义姐帮他题字,挨了整整一个月的嘲笑。


        只见扇子上娟秀的五个字。


        “风流男学生。”


       到底还是面薄,写好了也只敢反面朝外扇扇风,更多的时候还是把扇子放在床头落灰。




6.


        崔春妙,字鸣山。


        他不甚喜欢他的名字,有些女气,但毕竟父母命难违。只是他极少提起自己的名字,因此他朋友大都只记得他的表字。


        师父倒是觉着有趣,拿此事寻他的开心,“春春”、“妙妙”地喊。


        崔春妙不动声色,问道:“师父方才喊我甚么。”


        “妙妙呀。”


        “喊多几次?”


        “怎么,不服气?妙妙、妙妙妙妙…”


        闻此,崔春妙便一扬眉春风得意地走了,留下状况外的师父在原地。




        走远了,他暗香的胞弟忽然从墙上探出一个脑袋,莫名其妙问道:“方才我怎么似乎听见你师父学猫叫啊?”




7.


        “徒弟,你怎么不剃度啊?”


        崔春妙把头发规规矩矩束起,戴上宽檐帽子,回道:“我这不是花和尚么,酒肉穿肠过……”


        然而师父仍然钟情于喊他光头。




8.


        后来崔春妙想要成为大侠的梦逐渐开始模糊了,怠倦了,便只过起了寻常人的生活。


        师父也鲜少出现了,偶尔崔春妙也会带些吃的喝的去孝敬师父。


        梦醒。

分享女儿日常~

无意中发现的游戏,很喜欢的风格!尤其喜欢大理寺,太帅了吧…目前只有白泽一个ssr啦,许愿伯牙

很快就攒够换衣服了!新衣服是支撑本非酋肝下去的动力(?

是给朋友的生贺图!(因为板子坏了作业又多画的十分简陋…
希望她每天快乐!

安妮,好久没有产女孩子辽。

帕特里克。
第二次参企十分紧张!
但其实也没画什么(…),最后拿一张自设凑了九图。

给我爱的朋友们

高考生必经的磨难。